人在现场 之 10个小时的经历


428赴净选盟之独立广场静坐 – 人在现场四月二十八日,匆匆忙忙得赶回新加坡机场。为了这次的静坐集会,我决定与上司协调这周末的一切事宜后,在五点二十分从新加坡第二关卡直上吉隆坡。此星期应该是长假期,但可以看到新加坡车往北上的不多。可能很多打算去旅游的已经避开了。但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发现很多柔佛车牌往吉隆坡路上。心里祈祷着希望这些车内的人能够出席428静坐。抵达巴生大概十点,相约了面子书上的网友吃了晚餐后就回到了姐姐家休息。本来打算星期六一早进城,但因为有了709的经验,所以朋友建议不如搭火车进城更加安全。所以一致决定早上七点从Kampung Jawa的Bukit Badak火车站出发。好不容易挨到了早上6点起身后,到了巴生越了Michael和Alfred一同往火车站出发。第一次搭马来西亚火车还是Michael帮我买火车票。火车来到Bukit Badak站,发现火车内已经坐满人,但只有我一个人穿226集会的绿色衣服,Alfred穿黄衣但一件外套。只有我一个是以集会衣服在火车上。火车上的乘客视乎对我没有什么兴趣,也没有什么人注意我。好奇的我问了Michael是不是平时周末都是那么多人?Michael高诉我平时周末早上是没什么人的。那么我更加相信这次的静坐将会更多人出席,虽然大家很安静的坐在火车上。当火车抵达Subang站的时候,已经开始挤满了车厢。算了站数还有一半的路程才抵达KL Sentral但车厢已经慢了。过后来了一群马来友族,他们兴致更加高昂,也在火车上聊了不少。当中谈到那吉和肥婆的事情,整个车厢都在笑,把整个紧张的气氛都缓和下来。就快抵达KL Sentral时,Alfred邀约马来友族一起到十五哩集合再步行到独立广场。但一个友族打趣的说:709很多在KL Sentral被抓,还是去国家回教堂集会。这一句话,车厢又再次传来了笑声。车厢内各族都在开玩笑,完全感受不到接下来会如何。

当我们步出KL Sentral火车站后,马上进入Berger King打包早餐就步行到十五哩的集会出。原来KL Sentral到十五哩是那么的靠近。抵达十五哩的Old Town Café,发现已经不少人穿着Bersih 3.0的衣服在吃早餐,聊天。

我们三人抵达后,见了忠政群星(忠政快讯的班底)大多会员会员后。我第一时间就是穿上Bersih 3.0的战衣。等到大多数会员集合后,我们开始了之前在面子书上的计划就是把两粒大气球Bersih 3.0和Stop Lynas吹上来。但担心的问题又来了,因为吹这样大的气球需要专门氧气的公司,而且当天早上6点已经封路了。幸好氧气公司也很帮忙,5点多已经进城等我们了。真的很感谢他。等氧气商到来,气球到来后却发现到没有地方让我们准备。路边的警察又很多。幸好Michael与YMCA的停车场管理员沟通后,同意借出部分停车场让我们充气

吹气当中 。

当我们在充气当儿,同伴Irene Yn和几位当场集合的朋友也忙着准备1000粒Angry Bird气球。由于太多了,路过的友族也停下脚步来帮忙。过后帮忙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Irene Yn也在现场派免费面膜给当天的女生,大概有500片免费的吧(我也拿了一片回家)。十点左右,由于两粒大气球太过明显了。路边的警察一直观望停车场上的两粒大气球,YMCA管理层不希望被警察打扰(这个我们也了解,毕竟跟黑社会还有得谈。跟警察谈等于跟墙壁谈)。所以为了不让YMCA的管理层难堪,我们决定提前把两粒大气球和布条往外拉和走到街上。本来以为警察回来干涉,但警察反而不干涉,只留下两个肥肥的警察留守现场。其他的却不得而寻。也不管了,我们在15哩高喊口号,高举布条。也不管当天的天气是那么的热。一路上的车子被我们感化也响起车笛以示支持我们。

十一点左右,我们一群人决定往艺术中心前进集合。PAS的保安部队也在同一个时候出现。由PAS的保安部队带领让我们更加的安心。他们很有次序地排列在路中间,大伙们有次序得跟在后面,一路喊口号,一路高举布条,告示板!我们十五哩群众就浩浩荡荡出发了!虽然集会当时大多数都是华裔,但当出发那一刻突然发现出现了很多友族。一路上我们浩浩荡荡的出发,大家的士气视乎很高昂前进同时,抵达了一个地方(抱歉,我真的不懂路名。你们看图片或许知道在哪里)。我们看到了一排警察挡着我们的去路。我在想,难道我们的末路就是这里吗?虽然有些人往另外一个方向前进,但由于大伙都希望警察开路。结果在沟通和协调下,警方正式开路。大伙人向当时的警察说谢谢之类的。或许如果我们有预知能力的话,我们就不应该说谢谢了。过了警察的封路,中央艺术中心就在前方。我也特地了录制了大伙昂首前往中央艺术中。抵达了中央艺术中心附近后,原来中央艺术中心集合更加多的集会者。当时附近的街道已经挤满了黄衣与绿衣的群众。就连我进入7-11买矿泉水都被卖完。而且当时才11点半左右。

幸好当时背包里还有大概一般的100PLUS让我解渴。11点左右,看到中央艺术中心舞台上站着蔡瑞明。但很多人视乎没有发现他,他个人也比较低点吧。由于天气太累了,而且人数越来越多。唯有躲在中央艺术中心的门口,享受着阵阵冷气冷气外背后吹。不久后安美佳抵达艺术中心舞台发表演讲后就开始集合,还是由回教党的自卫队开路排成一直列。因为我拿着Video Camera所以站在路中央,不到五分钟后我完完全全被人海给淹没了。人群开始往Masjid Jamek走去。当我抵达Masjid Jamek LRT的时候发现原来安美佳已经开始发表演讲了。由于太多人,空气相当稀薄对我这个胖子来说的确很辛苦,而且天气太热了。拿起电话想对Alfred说我不看了,我打算走去Pudu等你们吧!但电话一直打不出去,又上不到网所以只有到处走走看看。

由于对吉隆坡路线完全不熟悉下,乱走之际竟然给我走到“事发现场”Dataran Merdeka。看到一列警察和水炮车向着集会者,似乎蠢蠢欲动想像人群发动的感觉。由于心中一直有这不安的感觉,所以决定离开这个地方。转头走了不远,安华突然出现在现场,像集会者发表演说。由于太远了我拿起录影机拍现场但却拍不到安华的演说。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突然一阵喧闹声,又一阵吵闹声不久后就闻到了催泪弹的味道,然后水炮车已经开始往人群发射,看到水炮车射到树枝都断下。当时为了保护我的录像机,我把录像机关后放在包包里,就在那么一刹那间一个催泪弹已经在我头上飞过了。人潮已经开始混乱,我也开始往后跑时候,说快不快,说慢不慢镇暴部队已经开始攻击人群了。

我以为我不会有事,但看到一个FRU突然冲向我,一手拉我的背包,一手拿着木棍往我背后就打。当时在旁的回教党自卫队硬抓我的手把我拉走。眼痛,喉咙咳嗽,皮肤更是痛得难顶,一位马来妇女好心的送上了一包小盐巴要我放在口里。好不容易走到了一个巴士站坐下,一个马来年轻人把手上一半的水也送上给我。让我感动!我当时已经失去了方向,唯有跟着人群走。但当我走到Sogo广场附近,又看到一群FRU在射催泪弹,又在疯狂打人。我又往另外一个方向逃去,当我回OCBC附近又回到了Masjid Jamek,当时又看到水炮车和催泪弹在攻击人群。当时的我又往林外一个方向逃去。由于对吉隆坡市区完全没有方向感,我又回到了Dataran Merdeka前面,当时已经完全被警方占领了。我只好躲在后巷希望FRU快点退下。但等了好久FRU却迟迟不肯退,刚好一位马来大叔说他可以带我去LRT站,于是我就跟着马来大叔走,但马来大叔却走回Masjib Jamek LRT。经过Swiss Hotel,看到Swiss Hotel在二楼射水下来让受熏伤眼睛的集会者洗眼睛。当时大概四点了,我走到LRT发现已经被关闭了,LRT的铁栅也被破坏。由于没有LRT,我又走了下来,这个时候我发现进退两难,前有催泪弹,后有水炮车。让我感觉很无奈,就在孤单单一个人的时候,遇到了一对夫妻(Mr Kho和Ah Ling)来自KL的集会者。看到他们也站在后巷中无奈的看着当时的现场,于是我向他们询问如何走出困境,但他们也无法走出去因为前面后面都有警察,LRT又不停站。Kho劝我把Bersih的衣服换下,换上普通的衣服以防止警方乱来。换上了白色衣服后,和Kho夫妇走出Masjid Jamek LRT后巷,可是警方却不让我们走去Pudu。我们唯一的方向就是逗留在附近。所以我们又走回Dataran Merdeka前面,因为真的太累了,我和kho夫妇直接坐在警方的前面。警方也不对我们怎样,就让我们坐在那里等。突然看到了蔡添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还向我们握手,对我们说这次人民已经胜利了,感谢我们的到来。过后就看到蔡添强往人群里走了。

大概到了5点多,就在警察退回Dataran Merdeka之际,人群又开始涌出来向警方喊 “Bersih!Bersih!Bersih!”当时看似不对的当儿,水炮车,催泪弹再次发射,这次就连我和Kho夫妇也被牵涉在内,所以我们也往后跑。当我跑到一个公共厕所时候,双脚抽筋,疼痛难奈的时候整个人就躺在厕所前面,当时Kho夫妇忙帮我拉脚的筋,虽然FRU就开逼近了,但有位马来同胞和印度同胞也来帮忙我。这个时候真的很让我感动,毕竟大家可能会被FRU抓也留下来帮我拉筋让我的脚能够再次走动。真的很感动!当我起身后,水炮车已经逼近而且往人群喷射。当水炮车推后,kho夫妇带我往Pudu方向去,因为Alfred打给我说Pudu已经没有警察了。但因为双脚太痛了,一步一步往Pudu走而且走得很慢,kho夫妇也慢步的带着我前进。实在很感激他们,因为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他们也放弃我和我慢步的走往Pudu。抵达Pudu现场,好不容易看到Alfred就在我前面。让我松下一直紧张的心情。与Kho夫妇道别感谢后,就与Alfred往Pudu的火车站买票。更当我生气地是,火车站的买票机器尽然只能接受硬币,却不接受纸币。因为脚还是很痛,所以和Alfred就离开了Pudu火车站搭得士回巴生。

这次让我体验到很多:
1。华裔开始关心了公民运动。2。各族都能互相协助,却不需要任何口号,任何标志。
3。警方再次让我失望。
4。对手无寸铁的人民施暴,包括当时我在路旁整理书包一个镇暴警察冲向我,二话不说就用手中的木棍打。
5。催泪弹,水炮车在没有警告或预警下就往人民发射。
作者:Jenson Lim**一个对吉隆坡不熟悉的人,却在现场超过10个小时的小小经历。
群星制作团队
友族也来帮忙
大家都在帮忙
人群越来越多了
他们两个还比我肥!那里可能跑得赢我?
那种帅气的感觉吧?
快讯群星出发前来个大合照
为了不麻烦YMCA,我们提早把气球带出马路!
大家浩浩荡荡的从十五哩出发!
往艺术中心路上遇到警方的阻力!
我们从十五哩步行抵达了中央艺术中心
两位大叔特地从Perak搭Bus来!的确感动!
律师在现场
天气太热了!
警察封路,就连结婚也不能步出教堂。可怜!
我喜欢这张图!不懂那吉看到吗?
很多人都喜欢和球合照!
原来还有这样多张!但我还是喜欢那吉那张!
水炮车一辆一辆的驶入攻击人群
看!原来那么都警察!
更多人在现场的影片:
我在人海中被淹没了!
向大气球充气
我不懂到底有多少人,只知道很多人
发射催泪弹和水炮车的一刻!!!
最后,回到家里看到衣服隐隐约约看到当时被打的痕迹,背包背扯破的!幸好当时有回教党的自卫队救我,不然真的不敢想象后果会怎样 .

作者忠政群星成員:Jenson L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