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虚伪的面孔让我想作呕》 人在现场


4月28日出席了“净选盟和平集会”,经历了一场极为重要的盛会。原本想于当晚记录下来,但于傍晚7时回到家吃了两碗饭补充体力后,已疲惫不堪。想把事件记录下来不是为了标榜或渲染任何事,只是想尽量客观和详细的披露目睹的整个过程。

27日星期五的晚上,终于决定出席净选盟集会,与好友约好在轻快特站等候一同前往集会地点。当时心情除了兴奋,也会害怕,但绝不退缩。记得709的时候,眼看着同胞受苦自己什么都没做,觉得非常难过,这次不容许自己再后悔了。而且,心中总有个想法,如果我不参与诉求,为自己身处与的国家争取更公正透明的选举,他日若遇到任何不平等的事,虽说依然会有正义之士会帮助我,但我自己却一定会看不起自己了。

凭着信念,熟读了净选盟发出的指示,了解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抄下所提供的援助律师号码,带备了干衣服、防水相机、面巾、盐、水等……沉着的开车展开了征途,却发现一路都很顺利,没有像上次封这么多路。不久就顺利到达了LRT站,由于自己早到了许多,便前往探路,遇到很多黄色衣服的人,大家交换着心照不宣的眼神,不时讨论着路线,由于好友工作未到,按奈着蠢蠢欲动的心,到茶档去吃饭,连茶档也有“净士”!也对,填饱肚皮才有力气迎战嘛。

好友终于到达,我们一路开玩笑轻松上路,途中见到一黄衣的失明人士,由父亲搀扶着,与我们同路,我偷偷的帮他拍照,好友感动得快要流泪。上了轻快铁,又在上面遇到熟人“净士”,大家莞尔一笑。

“独立广场属于人民的”

到达占美清真寺站,马上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感动了,吉隆坡被黄海淹没了!我的心情很澎湃,但提醒自己务必冷静,其实街上的“净士”们都非常冷静和雀跃,游行的队伍川流不息,我心想天啊!到底来了多少人?讲真的,我压根儿没去注意他们的肤色,对我来说,我们都只是anak malaysia,但后来很多人问起我,我只能回忆说!马来人很多,印度人又很多,华人也很多,总之,很多很多人……我们都是同一片土地长大的孩子!

我们走着,到处看着,我随着朋友走到律师公会也就是独立广场的其中一角,与她男友会面。我一看,前面就是独立广场了,但已被镇暴部队,警察们团团围起!那不是人民的广场吗?为何法庭要发出庭令不让人民进入?凭什么认为我们不是静坐诉求?有人在喊口号“hidup bersih hidup bersih!”还有“Ini dataran siapa?”有人答:“ini dataran rakyat!”

天啊!我知道希腊唱诗班是怎么开始的了!

街道被挤得水泄不通

好友叫饿了,我也想去看看另一边的情况,我们便走向另一角。经过Burger King,我们进去买食物,没想到里面也是黄潮,快餐店好像早有准备,虽然挤满了,却没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形。这一角的“净士”显得较为激进,人数更是吓死人,偌大的街道挤得进退不得。发现无容身之地的我们决定回到另一角,但回去后情况也一样了,原来已经两点了,所有“净士”到了,我心想好多人,一定破十万,晚上听人说破二十万,隔天有份报纸称三十万,对我来说,就是挤满了吉隆坡就对了!

在最拥挤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危机意识,没想过催泪弹或逃亡可能会人叠人,因为我经过很多警察时,他们对我们根本就没有恶意,气氛十分轻松。大家顶着恶毒的大太阳,晒得焦黑,浑身被汗水浸湿,喊着口号,有人敲击,有人播音乐,气氛既和平又融洽。

水炮车催泪弹突然来袭

有领袖来说话,提醒我们不要逾越,既然法庭下了庭令不准我们进入独立广场,我们就不要硬闯,我们来了,信息也等于传达了。我们也十分同意,他还提醒就算警察开了栅栏也别进入,以免中了圈套,和平运动就会变成犯法了。后来栅栏真的开了,有个人喊“masuk masuk!!siapa takut!”我和好友讨论这个人怎么了?没穿黄衣,难道是政府派来扰乱,怂恿我们闯进去,然后政府就可以逮捕净选盟的“净士”了!(我开始阴谋论了!)

有了正确的指示,我们这一角的“净士”很守规矩,我走到最前线去看时,镇暴部队排列在前十分骇人,但没有人越雷池也就作罢。有些人很有趣,走到镇暴部队前面摆弄各种姿势在拍照,我也拿起相机拍他们。突然有个人警告我说水炮车和催泪弹就要袭击了,我马上提醒好友,好友马上前往寻找她的男友。而我独自继续拍摄,心想不会吧?我们这里也没有闯关,连喊口号都没有了,况且人群正渐渐散开好像有解散的意思,怎么会攻击我们呢?

那几秒我以为自己要死了

就在这个念头后,庞大的水炮车突然向我们射水和冲过来,大家狂喊“lari lari!”我不跑!只快速的走,因为不想跌倒受伤或压倒别人。但那个水炮车就在我身后像怪物一样,我唯有跑起来,也不忘拍摄。来到十字路口人群四散,我选了一条路继续逃亡,催泪弹就在我四周落下了。

之前听说了许多经历709的“净士”分享,我有了心里准备,但却没想到自己经历的时候,是那么无助,这种化学武器,连彪悍的匪徒遇上了也得要倒地哭泣的。我一面跑一面用面巾包着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同时憋气。但待我远离了烟雾准备喘气时,镇暴队追来对我们又投了几颗催泪弹,我又憋气继续跑,心想憋气也憋不久,心想轻轻换气应该不至于怎样,岂知立刻呛得咳嗽了,咳嗽之后我无法憋气,眼睛痛得无法睁开,勉强继续跑的我,发现好多人倒在路边咳嗽,有的人更呕吐,全身乏力。

我终于也不支了,开始窒息,那几秒我以为自己要死了,我就这样无助慌乱了几秒钟,身边有几个好小的小孩,他们的母亲也无法照顾他们,我想去抱他们,但自己已无力。银行的护卫员叫骂着为何带小孩来,有人马上把小孩送进银行,原本护卫不肯的,但大家表示只让小孩们和母亲进去躲避,他才让进去。

盐巴马上舒解我的不适

无力感包围着我,突然我想起自己阅读过指示,怎能让自己倒下呢?于是我忙乱的放下背包,跪下,然后手脚凌乱的挣扎着把盐和水拿出来,先把水到在自己的脸上,再胡乱吞一把盐,这些事是事前听说有效的,亲身经历时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果然,盐巴马上舒解我的不适。坦白说我从没试过这么无助,少一分意志力我就会扑倒在地了无法自救了。

盐巴有效后,我终于冷静下来,看见身边年迈的伯伯还在痛苦,我把水倒在他脸上,再让他吃盐,还有身边其他年轻人,陆陆续续把盐分给他们,也有人把盐水递给我,我们互相照应着。大家都好一点之后,我们继续移动,以免再被攻击。

虽然大家分散了,但路上还是很多人,每个人互相交换刚才的经历,大家眼睛红红的,听说另一角也是同样遭遇。我一个人走在路上,看着其他人,失望透顶。我以为这次会不同了,开始的平静原来只是假象?

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想法

与父亲通电话,知道他在另一边安然无恙,再分别与姐姐和好友互通消息报上安全后,慢慢走向轻快铁站。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路上的人们显得很坚强,虽然被炮轰一轮,但大家斗志顽强,没有人露出丧家狗的模样,显然都是有备而站,越战越勇的样子。

我遇上许多朋友,互相慰问后,打算踏上归途,但却被困在占美清真寺,原来哪里的斗士还没放弃,他们还想硬闯进独立广场,里面有些是我的朋友,但我的立场与他们不同。我认为这应该是个和平的请愿,不过也了解到他们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想法,好友不太认同而觉得有点气。其实我听其中一位身在其中的人说,独立广场是属于人民的,当初是宣布独立,开始了民主制度国家的见证地。为何人民选出来的政府却不让人民进入?他们也同样有一个信息,而且用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来传达,我认为这是他们的选择,但有些后果可会波及其他领袖那就得看看了?要知道做每件事都必须有代价的,甘地选择饿肚子,他可会有胃溃疡?

我无法回家,于是继续拍摄。“净士”们与镇暴队一直展开拉锯战,但我没有目睹太多,因为轻快铁终于在6时开放,我也立即离开战场了。

拒做顺民不要助长歪风

回家后,我又累又饿,清理自己填饱肚子,我继续看新闻。听见有人被殴打受伤,被警车撞,因催泪弹而死亡,但无法确定消息真假,但心中颇为难过。上街之后,我更明白民主和人权的重要性。我相信每个“净士”跟我一样都是义无反顾,准备继续为更好的未来而斗的。

有些人听了我的经历而觉得震惊,坦白说我没有感到特别值得骄傲或大胆的,反正街上几十万人都是那样!我只是想分享出去,让大家明白“净士”为何要用自己人身安全去争取,是因为无法忍受不公平!舞弊!贪污!选举一日不公,就会助长舞弊的政府,贪污,滥权!

这样的马来西亚,能有将来吗?我只是一个星斗小市民,我背后没有政治力量或目的,今天或许你找到几个钱,过着安逸生活,自扫门前雪,但他日你的下一代确定也能安然吗?

我上街是我的选择,若你选择不上街我也尊重你,但我终究希望大家的目标还是一致的,不要做顺民,不要助长歪风。

在个人感受方面,我真的很讨厌现任的首相纳吉,他虚伪的面孔让我想作呕,他和整个执政党龌龊得令我宁愿忍受一颗催泪弹也不想活在他们执政之下!

想说记录客观一点,但却还是情绪化了,对不起!

by 林冬辉

后记:

当天晚上我疲乏得紧,早早就去入睡以应付第二天的舞蹈教课。闭上眼,白天催泪弹弥漫,自己和同胞被追逐,被困,大家窒息倒地咳嗽哀嚎的一幕浮现,潜意识里不明为何政府如此对待自己这么一个无害小市民,忽然听到哭声,惊醒,发现自己眼角已是泪痕。

其实在白天的时候,我压抑着不让自己想太多,解救自己的困境后,我刻不容缓拿水和盐帮忙身边痛苦受烟害的人,此刻终于松懈后,情绪也来了。我没有为自己的脆弱汗颜,我接受,并安慰自己已经做得不错,但下次会更好更成熟!我不会惧怕的!

注:作者林冬辉是女性表演艺术工作者兼电视编剧。